当前位置:126万国产精品 > 国产免费 > 正文

人为财死,大盗不止——矿产开发对短期和长期暴力犯罪率的影响


admin| 更新时间:2021-10-25 22:36|点击数:未知
田埂划界吃亏,两个宗族抄起家伙,打得你死我活;稍微偷一下懒,皮鞭直接抽在脊背上,打得皮开肉绽......如平克在《人性中的善良天使》中所言:现代之前,人类社会有比现在深重得多的暴力和杀戮。 逞强斗狠,秀肌肉,动刀子,有些问题离了这些还真解决不了。

美国出现了淘金热。新矿山开发时,人群聚集。行政区划管辖的地方还是有秩序的。如果没有包括在内,人们将不得不努力解决自己的问题。西方电影好看,但如果真的要用它们来代替穿越,可能也代替不了稳定的生活。Couttenier、Grosjean和Sanginer将在《欧洲经济协会杂志》上发表的研究表明,在矿产资源开发期间未纳入行政系统的地区,当时的暴力犯罪率较高,并一直持续到今天。

上下两图共同图展示了美国各地发现矿产的历史。如果一座矿发现时当地尚未纳入某一县(county)管辖,就归到pre-statehood一类;如果已有管辖,则归入post-statehood一类。图中红色越深,代表这个地区pre-statehood这类矿产占矿产总数比例越大。下图展示两类矿产比例随时间变化,可见19世纪确确实实是个开荒的年代。上下图共同展示了美国各地的矿产发现历史。如果一个矿在发现时不在一个县的管辖范围内,这将归因于这种矿物在矿物总数中所占的比例较大。下图显示了这两种矿物的比例随时间的变化,说明19世纪确实是一个开荒的时代。

如果是否发现矿产和当地是否已经纳入管辖不相关,发现新矿就相当于一项准实验,直接回归就可以得到对暴力的影响。作者采用多种方法检验这一点。首先,控制地形等多个自然条件后,是否发现矿产对纳入县管辖解释力很弱,R^{2} 0.003;其次,将是否发现矿产对时间及县固定效应回归,残差在纳入管辖前后保持平稳。他们还援引许多历史证据说明这一点。如果发现矿物与当地是否已被纳入管辖范围无关,那么发现新矿物就相当于准实验,直接回归会对暴力产生影响。笔者用各种方法来检验这一点。首先,在控制了地形等诸多自然条件后,是否发现矿物对于县域管辖的包裹体解释力较弱?二是矿产发现对时间、县域的固定效应回归,残余物纳入管辖前后保持稳定。他们还引用了许多历史证据来说明这一点。

上图是两个主回归。上侧式子,Homicide是每一年县里杀人案案发率,Discovery是当年有没有发现新矿,Pre-statehood代表发现时是否受管辖。下侧式子,Violence是2000年暴力犯罪案发率。Pre-statehoodPost-statehood是每0.1平方公里平均发现两类矿的数量。delta 是固定效应,X是其它控制变量。上式中beta _{2} 代表不受管辖情况下发现新矿对当年杀人案案发率的影响,下式beta _{2} 代表按面积算,不受管辖时发现矿产数量对2000年案发率的影响。根据代表地区,2000年不在管辖范围内时发现的矿物数量对发病率的影响。

两个beta _{2} 在各种模型设定下都显著。结果显示:不受管辖时发现新矿,当年杀人案案发率平均激增100%;每0.1平方公里平均管辖前发现矿数加1,县里每10万人暴力案件数上升300左右。在稳健性检验中,作者考察了矿产位于两县边界、矿产集聚等可能干扰的影响,结果依然显著。可能的传承渠道是制度质量或文化,后者在平克的书中也多有提及。两平方公里辖区前平均发现地雷数增加1个,全县每10万人暴力案件数增加约300起。在稳健性检验中,作者考察了两县边界矿物位置、矿物浓度等可能的干扰,结果仍然显著。可能的传播渠道是制度品质或文化,平克的书中也有提及。

参考文献:库特尼尔、马蒂厄、波林·格罗斯让和马克·桑尼尔。"狂野西部:仁慈的资源疗法."即将出版的《欧洲经济协会杂志》。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126万国产精品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